股票与彩票,兼论股票与经济基本面的异同

        			

在形式上看,股票和彩票有相似之处。股票是一种权证,股权是所相应公司所有权的体现。彩票也是一种权证,但它是一种或有权证,在一定时间内有效,且有设定好的几率。但是它们存在着本质的不同,股票所对应的实体经济以产出社会必要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为基础,所以它的最终价值来源于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而彩票仅仅是一个设定几率范围内的投机活动,一般而言彩票收入减去彩票按几率的支出是这一项活动的博弈之和,即对参与者而言是负和游戏,而对组织者而言是几乎确定的正和有戏。  

但是,投资者为什么往往没有体会到股票与实体经济的一致关联呢?第一,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本身存在着差异。虚拟经济是指的投资者对实体经济抱有的看法会提前反应实体经济的未来动向。虚拟经济一般会超前于实体经济提前反应。另一方面,虚拟经济参与者之间的交易也会影响到非经济基本面的影响,即价格的波动并不是经济基本面的波动导致。投资者总是抱着二项选择来看待未来的经济走势,也可能会采用极端的情绪来理解未来可能面对的经济环境,造成经济基本面和股票价值之间的差异。虚拟经济参与者的交易行为造成的波动可以认为是非经济基本面的,一般不会有太大波动(证券业非坐庄发展时期);在看不清楚未来走向的情况下,投资者大都选择二项选择,从博弈的角度看,这实际上是对未来经济基本面的判断的最佳策略,通过二项选择,每天的政府政策影响或者行业和公司的重大消息都会使得投资者改变二项选择,从而进入新的二项选择价格范围之内。比如说,随着去年欧债危机的加剧,投资者每天从市场得到新的解决进程,时而看到悲观的一面,时而又会看到乐观的一面。当看到悲观的一面时,股市可能会出现剧烈的下探;当看到可能解决问题的乐观一面时,股市又可能出现暂时的回暖。二项选择影响股价对前面论述的非经济面的交易影响所导致的价格波动范围更广、更具有普适性。市场有时候也会从二项选择进入极端情绪选择引起市场的剧烈波动。这种情况其实仍然是属于反应经济基本面的股价波动形式。随着经济的发展,某些情况下的突然变化可能会导致公司发生跃变或者倒塌,无论是哪种情况,股价都会产生剧烈的波动。我国的普通股民往往被这些波动所遮蔽眼睛,认为股价与经济基本面之间的差异完全是两回事。应该说,股价与经济基本面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异,但是这些差异的来源基本上来自于经济基本面的变动,而不是交易本身(庄家)的影响。但是,作为监管层而言,为了使得市场获得公平、公正的投资环境,应该尽量使得这种交易本身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

第二,我国的投资监管环境尚不完善,导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不相吻合。除了上述尽量使得交易本身造成的影响降低以外,我国监管环境还应给予投资者更多的自我理性的空间,减少操纵市场的影响。从上述第一大点而言,股价应该是反应经济基本面的,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经济基本面究竟是掌握在谁的手上。这恰恰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在实体经济端,监管层应该努力使得企业管理者合规运营上市公司、按照政策、法规公布企业的各项情况。降低投资者对于企业的理解断裂或者一些故意的误导行为。在交易的层面上,监管层应该大力建设交易监管,防止机构和个人对某些股票进行炒作,简单得说,坐庄可能使得股价与经济基本面相距甚远。监管层对于交易层面的监管将使得股价更多反映经济基本面。最后,在投资者对于公开信息的认识判断之中,应该注意到由于专业和人自身的理解局限性存在巨大的差异。应该倡导不同的投资者选择自己合适的投资渠道,通过识别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他们对资产配置的要求,促成机构给予个体投资者相应的投资建议。股票市场终究是一个风险市场,正是由于投资者之间的认识差异造成了股票的买卖,投资者对于股票背后的经济基本因素的理解程度直接影响到投资的风险、期限和收益。所以,从创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监管环境来看,应该分别从经济实体端、投资平台和投资者三个方面同时推进。

    一个市场的投资方法往往是与市场本身的特征有着密切的关系。日本过去20年,经济停滞不前,导致股市也是停滞难前,所以日本的技术分析占据了市场的主流。美国经济过去30年保持了强劲的发展,同时美国在全球的经济领先地位导致了价值投资和趋势投资都发展得很好。我们并不机械的价值投资和趋势投资,但是股市在良好的监管环境之下,是对经济基本面的良好反应。如果我们认同上述的股市价值运动观点,那么我们应该可以说企业的价值是一门增长的艺术,但增长又是一门波动的艺术。我们加强监管,尽量减少由非经济基本面因素所导致的股市动荡,那么投资者自身主观能动性将自然适应价值投资,而不仅仅是提倡。

                                                                 来源:中山证券研究所

 

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ICP备案号:粤ICP备09043378号 Copyright 2003-2021 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