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期货完全实战手册·历史篇

        			

中国股指期货诞生记   似乎只有待到沪深300指数期货正式交易的时候,才能看清中国股指期货的出炉全景。   从推出股指期货大幕揭开、五大交易所逐鹿落地权开始,到连横盟约定下,五所共事筹备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下称中金所),中国投资者对股指期货大戏的等待已有年余。   落地权之争     2005年9月26日,上海,首届中国金融衍生品论坛现场,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一席话,为日后的中金所筹备打下伏笔。   尚表示,随着股权分置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的逐步解决,客观上将消除推出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产品的制度性障碍,证监会将统筹考虑,积极探索,适时推出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产品。   而股指期货的筹备真正出现在民间的视野中,却是在2个月之后深圳的首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   演讲台上,当时的上期所总经理姜洋、大商所总经理朱玉辰和郑商所总经理王献立都被问及一个问题:中国首家金融期货交易所将花落谁家?   事实上,在此之前,两大证券交易所和三大期货交易所在金融衍生品领域的研究始终未停。早在1993年,上交所开始了股指期货研究,并曾于1999年发布股指期货研究报告,对具体的合约、交易方式、运作模式均有设计,但由于当时条件不充分,其推动股指期货的努力被暂时搁置。   时至2003年,上期所开始承担证监会委托的股指期货运作总体方案设计,各交易所的股指之争似乎告一段落。但次年上交所和深交所都相继成立了股指期货项目小组或工作小组。而当时到会的大商所和郑商所也纷纷表示正在进行金融期货的研发。   各所间的研发竞速在尚福林的表态后进一步加快,并得到高层的支持。据介绍,为了集中精力于中金所的股指期货研发,当年其他相关期货新品的推出均被延迟。   而导致中金所筹备进程一再加速的,是来自新加坡交易所(SGX)方面的威胁。按SGX相关计划,一只以中国A股为标底的指数期货将在2006年3月推出。   鉴于SGX指数产品在日本、新加坡等地的掠夺性后果,一时间,金融市场定价权保卫战的国内舆论四起。而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SGX推出中国A股指数期货的时间被推延到2006年9月。   2005年12月的深圳会议似乎成为黎明前黑暗时刻的最后揣测。   就在一个月之后,2006年1月11日的全国期货监管会议上传出国务院已批准中国证监会负责筹备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消息。   2月8日,上海常务副市长冯国勤则在上海市金融工作座谈会上宣布:经国务院批准,中金所获准筹建。   至此,引得各方旷日逐鹿的中金所以五大交易所各自出资20%建立股份公司的形式画上了句点。   筹备风云     交易所落地权定下之后,首发交易产品成为各界热议的另一焦点。   顾名思义,所有可能涉及金融衍生品的项目都可能在中金所挂牌交易。于是,股指期货之外,国债期货成为当时公众给予期盼最多的品种。   2006年初,正值财政部、央行、证监会三部委拟加强国债期货联合研究传闻最烈之时,中金所的首发标的也因此牵扯了不少的联想。   但在2月27日中金所筹备组第一次扩大会议上,依然没有任何央行和财政部官员的出现。据当时筹备组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忆,那次会议被定义为动员会,来自证监会和五大交易所的几乎所有与中金所筹备相关的人士都被召集,与会人士高达40余人。   两大部委的缺席似乎已传递出一个讯息:国债期货将是金融衍生品交易所的后推品种,国债期货或将通过其他渠道进行发行。   3月中旬,来自证监会、五大交易所和部分机构的筹备人员正式接调令飞赴上海,开始中金所的筹备工作。前述人士称,不少接到调令的人,后来成了当前中金所的班底。   股指期货的首发不再有悬念,市场人士猜想的对象开始转为标的和交易规则。   早在2005年7月,国内股指期货研究的先行者上期所曾以上证50为标的,分阶段开展股指期货交易试验,来自证券、期货、基金领域的15家机构先后参与了这场试验。   中金所的筹备框架中,产品开发、规则等小组的负责人皆是来自组织这场试验的上期所旧将。一年前的上期所测试资料一时为市场机构传阅甚众,作为未来股指期货的备战资料。   但首发标的却并未定调上证50,也不是因火线推出,而被舆论推至顶点的中证100,而是对市场进行更广泛覆盖的沪深300。   知情人士称,筹备组当时曾就套期保值效果、套期保值成本、抗操纵性、基本特征、风险收益性等五个方面对上证180、上证50、沪深300、深证100、巨潮100、中标300、新华富时A200等七个指数进行效果分析。   结果发现,当时成份股流通市值已达7356.4亿,覆盖市场61.2%的沪深300在这场大考中最终胜出。   此外,该知情人士称,沪深300涉及两市多只股票,其维护所带来的巨额手续费可使两家证券交易所得到平衡。   沪深300作为首发标的的确立,是在5月10日杭州西湖畔的筹备会议上做出的。同样在这次会议上被讨论的,还有备受市场机构注意的参与和结算模式。   这次会议就未来中金所采用结算会员/非结算会员架构的共同结算模式达成共识,这是对目前中国期货界内部结算模式的颠覆性变革。   按这次会议提出并在之后完善的方案,期货公司成为一般结算会员,可以为自身交易和不具结算资格的非结算会员进行结算。而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但不具有期货代理资格的证券公司则沦为介绍经纪人(IB)角色,只负责给有结算会员资格的期货公司介绍投资者。   规则出炉后,一时间,期货界开怀而证券界哗然。随后,证券公司高价收购期货公司壳资源的并购大戏在各地不时上演。南都、建证、安泰等期货公司分别被光大、东海、国元等券商收至麾下。   最后的悬念     面对9月5日,SGX新华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挂牌日的临近,中金所的筹备一再加速。   至6月下旬,原定参与筹备人员借调期已满,中金所筹备组在6月22日的第二次扩大会议上宣告就地解散。   7月初,中金所上报的沪深300股指期货方案被媒体曝光。用于稳定投资者情绪的熔断板、由于价值发现的提前和错后的交易时段等为中国投资者所陌生的规则概念接连出现。   紧接着,7月中旬,被认为为股指期货铺路的融资融券细则也浮出水面。   随着中金所工商注册工作在9月初的最终完成,9月8日,中金所在上海宣告成立。而在3天以前,新华富时A50也已在SGX挂牌上线。   与此同时,新修订的《期货管理条例》已排上近期国务院审议日程,该法规将成为股指期货交易正式推出的政策条件。   9月18日,中金所向各界发布了沪深300指数合约草案。与之前被曝光的方案不同的是,征求意见稿中的合约乘数由原来的每点100元,变成每点300元。这意味着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的门槛被提高到3.3万(按当天沪深300指数1375点计算,保证金为:1375×300×0.08=33000)。   之后,有关门槛过高可能限制投资者参与的反对意见,在之后各地的征询意见会上被市场人士接连提出。   但10月23日,中金所正式向各界发布了沪深300指数合约征询意见稿中,这一合约乘数问题并无改变。同日,中金所还向各界正式发布了交易细则、结算细则、风险控制管理办法等有关股指期货的多项相关细则。   至此,沪深300推出前的制度设计已基本完成。

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ICP备案号:粤ICP备09043378号 Copyright 2003-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