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期货完全实战手册·人物篇

        			

投机是股指期货存在的基础 专访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终身主席 里奥·梅拉梅德(Leo Melamed)     梅拉梅德先生是国际期货业的泰斗,为公认的金融期货创始人,被誉为金融期货教父,现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荣誉主席兼高级政策顾问,在美国金融期货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芝加当地哥杂志誉为本世纪最具影响的百名芝加哥人之一。   梅拉梅德先生自1972年起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主席,其间首次引入外汇期货产品并且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金融期货市场-国际货币市场(IMM)。梅拉梅德带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开创了多种金融工具,其中包括外汇、国债期货、离岸美元期货、欧元等,并在1982年推出了股票指数期货。1987年,在他的推动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建立了GLOBEX-全球第一个期货电子交易平台。在金融期货推出20年后的今天,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默顿·米勒称金融期货为过去20年中金融领域最重要的创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也成为全球最主要的期货市场。   在过去的2年里,梅拉梅德先生一直致力于中国金融期货事业的发展,成功促成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和中国人民银行外汇交易中心签定合作协议,外汇交易中心将作为CME的超级会员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同时,CME将帮助外汇交易中心开发人民币汇率和利率期货产品。   2006年10月,梅拉梅德先生访问深圳,本刊记者与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随后,本刊记者又通过越洋电话对梅拉梅德进行采访,请他就中国即将推出的股指期货发表看法。   梅拉梅德先生显然反对政策和制度制定中的父爱主义,他认为,以中国股票市场制度不够完善为理由而反对推出股指期货是站不住脚的,因为CME在1982年推出股指期货的时候,纽约的股市交易还是实行T+5的交易制度。他向本刊记者表示,不要惧怕金融衍生品带来的投机,投机是其存在的理由,而政府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投资者教育。   T+1不应是妨碍推出的理由   《赢基金》:中国政府官员明确表示,中国将在明年年初推出股指期货。有人认为,中国现在的股票市场制度还不完善,比如股权分置还未完全解决,而且股票的交易是实行T+1,因此,在股票市场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推出股指期货,风险很大。您作为这个领域的权威人士,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Leo Melamed:我相信中国证监会推出股指期货的决定是谨慎的。 T+1不是问题,因为CME在1982年推出股指期货的时候,纽约的股市交易还是实行T+5。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国的孔子说过的话,我们对此表示完全赞成。如果我们自己不赞成的话,我们就不会去鼓励中国政府提倡金融衍生品。如果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的金融界没有从金融衍生品受益的话,我们也不会鼓励中国来发展金融衍生品。对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真实的东西或者说行得通的东西,对于中国也是行得通的。   《赢基金》:大家都很关心,股指期货推出后,对中国的股票市场会产生什么影响,您怎么看?   Leo Melamed:中国推出股指期货对中国的股票市场是有积极的建设性意义的。虽然这种效果不会被迅速觉察,但是在未来的几年内中国股票市场将呈现出更大的流动性。对于中国的股票市场的建设来说,流动性是最重要的指标。   《赢基金》: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推出了股指期货,对当时的股票市场产生了哪些方面的影响?具体有什么表现,您认为这对当前的中国股票市场以及政府部门有什么启示?   Leo Melamed:美国在1972年推出金融衍生期货,1982年推出股指期货。在后来的几年中,股指期货给当时的股票市场带来了流动性,金融界因此可以规避股市风险,从而股市可以得益。这样的话,也为股市创造了更多的交易量。   我们有这么一个不变的观点,那就是期货交易所金融衍生品的发展应该成为中国发展强大的、流动的、高效率的资本市场的下一个步骤,这样的成就将会为中国人民造福。   政府应该加强投资者教育   《赢基金》:我们在深圳交流时您谈到,金融期货的推出,投资者的教育十分重要,具体来说,要如何进行投资者教育?   Leo Melamed:教育对于衍生产品的使用来说非常关键。对于商业企业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了解如何在金融市场上规避风险。这些产品都是非常高端的金融工具,需要专业知识和研究才能弄明白。对投机者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意识到如果在市场上他们投资错误,他们将会亏损。这些投机者应该在支付能力范围内冒风险。   《赢基金》:CME在1997年推出的迷你合约大受欢迎,此举成功将一些个人投资者吸引入期货交易市场,有专家认为,中国的股票市场目前投机性太重,不适宜推出股指期货,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我们可以做哪些工作,预防这些风险承受能力低的投资者因为受到暴利的吸引,匆忙进入这个市场,最后血本无归?   Leo Melamed:这又一次得提到教育了,有必要对公众进行这方面的教育,让他们意识到投机本身固有的风险性。我们1997年推出的迷你合约很快获得成功,是因为它是我们非常成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期货契约的衍生产品。迷你合约金额小,因此吸引了大批投资者。   《赢基金》:CME在防止期货市场价格操纵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您认为中国政府可以借鉴哪些方面的经验,对期货市场进行监管,确保市场公平交易,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   Leo Melamed:CME 已向中国政府提供了援助,包括提的一些建议和我们提供的维持市场安全的系统。我们相信CSRC(中国证监会)有能力来面对这些管理上的挑战。但这不等于说投机者完全不会亏损。   《赢基金》:大家在看到金融衍生品的好处的同时,也会经常批评金融衍生品带来了更多的投机?   Leo Melamed:金融衍生品的推出,能够使得资本的运用更加有效率。并且能够给整体经济带来好处。通过这样的产品,将会提高国家的生产效能以及生活水平,这并不是凭空而言。   大家肯定都听到了和金融衍生品相关的风险问题,这些风险实际上是市场固有的,它必须存在,没有投机,就不可能有市场。而投机正是让市场发挥作用的因素。有市场就会有投机。

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ICP备案号:粤ICP备09043378号 Copyright 2003-2020 IPv6